?
淮海戰役回眸 2017/7/19 來源:國防時報
摘要:淮海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中原野戰軍在以徐州為中心,東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臨城(今棗莊市薛城),南達淮河的廣大地區,對國民黨軍進行的第二個戰略性進攻戰役。

 

【淮海戰役簡介】

淮海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中原野戰軍在以徐州為中心,東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臨城(今棗莊市薛城),南達淮河的廣大地區,對國民黨軍進行的第二個戰略性進攻戰役。

根據中央軍委的部署,戰役自1948116日開始,至1949110日結束,共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1948116日,華東野戰軍分路南下。8日,國民黨軍何基灃、張克俠率部兩萬余人戰場起義。10日,我軍把黃伯韜兵團分割包圍于徐州以東的碾莊地區。經過10天逐村惡戰,至22日全殲敵軍10萬余人,并擊斃了敵兵團司令黃伯韜。同時,中原野戰軍為配合作戰,出擊徐(州)蚌(埠)線。1116日,攻克宿縣,完成對徐州的戰略包圍。這時,中共中央軍委決定由劉伯承、陳毅、鄧小平、粟裕、譚震林組成總前委,鄧小平為書記,統一指揮淮海戰役。第二階段,1123日,中原野戰軍在宿縣西南的雙堆集地區,包圍了從華中趕來增援的黃維兵團12個師。28日,蔣介石被迫決定徐州守軍作戰略退卻。徐州剿總總司令劉峙撤至蚌埠,副總司令杜聿明留在徐州指揮。121日,敵棄徐州向西南逃竄。4日,華東野戰軍追擊部隊將徐州逃敵包圍。6日,敵孫元良兵團妄圖突圍,即被殲滅,孫元良只身潛逃。同日中原野戰軍和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縱隊的優勢兵力,對黃維兵團發起總攻。經過激戰,至15日全殲敵12萬余人,生俘黃維。此后,為配合平津戰役,按照中共中央軍委的統一部署,部隊進行了20天休整。第三階段,194916日至10日,華東野戰軍對被包圍的杜聿明集團發起總攻,經過4天戰斗,全殲邱清泉、李彌兩個兵團共30萬人,俘獲杜聿明,擊斃邱清泉,李彌逃脫。

這次戰役,我軍參戰部隊60萬人,敵軍先后出動兵力80萬人,歷時66天,共殲敵55.5萬余人,使蔣介石在南線戰場上的精銳部隊被消滅,基本上解放了長江以北的華東和中原廣大地區,使國民黨反動統治中心南京處于人民解放軍的直接威脅之下。

 

 

1、淮海戰役的大巧合

淮海戰役是三大戰役中解放軍殲敵數量最多、政治影響最大、戰爭樣式最復雜的戰役。值得一提的是,在淮海戰役中,敵我雙方在大戰的部署上竟然有著很多巧合。戰后幾十年,隨著很多檔案解密,研究者們發現,這些巧合純屬雙方的獨立行為,沒有任何人為的因素存在。

 

雙方幾乎同時謀劃這場大戰

1948924,華野代司令員、代政委粟裕首次向中央軍委提出了進行淮海戰役的建議;同一天,國民黨國防部長何應欽,以蔣介石的名義向徐州剿總和華中剿總下達了《對當前作戰之指導指示》,根據這一指示,部署了以徐州為中心的防御態勢,在以徐州為中心的津浦、隴海兩條鐵路線上擺出字陣,即一點兩線的防御部署。后來又制定了一個守江必守淮的計劃,將主要兵力集中于蚌埠附近,守備淮河。

在戰役謀劃、執行的過程中,中共方面始終能按照淮海戰役作戰方針的精神,不斷充實、修訂、完善作戰計劃;而國民黨軍卻多次改變作戰方針,蔣介石舉棋不定,對徐州戰事,時而要堅持固守,時而又要放棄,對兵力部署,一會要求深溝高壘,堅守鐵路沿線重要點站,一會又要向南轉進,守備淮河。因此,當時國民黨內有人發牢騷說:舉棋不定,亡國之征。

 

雙方同時確定最高指揮權

19481031,粟裕電報中央軍委:此戰規模巨大,請由陳軍長鄧政委統一指揮。當即得到了中央軍委的同意,淮海戰役最高指揮得到了確定;而國民黨方面,在1030召開的國民黨國防部討論中原作戰問題的會議上確定由白崇禧統一指揮徐州和華中兩個剿總部隊作戰。1031白崇禧卻突然變了卦,不愿擔此重任,蔣介石無奈,只好臨時改由劉峙擔任徐州方面的指揮。

 

雙方同時下達作戰命令

114,一切準備就緒后,華東野戰軍下達了《淮海戰役攻擊命令》;同一天,國民黨參謀總長顧祝同和作戰廳長郭汝瑰來到徐州召開軍事將領會議,部署徐州外圍各部向徐州集結,然后沿津浦鐵路南下轉進淮河的作戰命令。

115,解放軍各部進入了攻擊出發位置;同一天,國民黨徐州剿總軍事會議完畢,各兵團司令、軍長分別回到各部隊下達作戰命令。

116,解放軍以雷霆萬鈞之勢,從四面八方挺進淮海戰場;而國民黨軍各部也在同一天開始行動,命令士兵每人僅帶七日食糧,部隊離開原駐防地,向徐州方向轉進。

 

三個殲滅戰模式驚人的相似

淮海戰役歷時66天,圍繞著碾莊、雙堆集和陳官莊三個地區展開殲滅戰。這三個殲滅戰,跨地三省、縱橫數百里,面對的國民黨指揮將領也不同,但其作戰的具體模式卻有著驚人的相似。

在第一階段中,國民黨黃百韜第七兵團原駐在新安鎮地區。然而,該兵團卻在大戰開始時離開經營已久的駐扎地,孤軍轉進向徐州方向靠攏,又沒有事先在運河上架設浮橋。千軍萬馬從唯一的一條鐵路橋上通過,嚴重影響了行軍速度,而直撲新安鎮的華野大軍發現黃百韜軍隊離開遂開始全線追擊。黃兵團到達碾莊地區后,猶豫不定,在碾莊滯留一天,在行進中被追擊的華野部隊包圍起來。戰斗進行十余天,解放軍以優勢兵力不斷地壓縮包圍圈,逐漸消耗其兵力,致使黃百韜部隊不得已分頭突圍,最后被殲。

第二階段,黃維第十二兵團是一支全美式裝備的機械化部隊,從河南確山駐馬店地區長途跋涉馳援淮海戰場,一路被中野部隊不斷襲擾,過了渦河后,本應與蚌埠的李延年、劉汝明兩兵團聯手后再增援黃百韜兵團,可是在蔣介石嚴令下,又不得不強攻澮河向宿縣進攻。結果在不知不覺中鉆進中野預設的囊形陣地,緊接著又在行進中被包圍起來。這支裝備精良的部隊還沒有來得及完全施展能力,便被包圍殲滅了。

第三階段更是如此。杜聿明集團的邱清泉兵團、孫元良兵團和李彌兵團及徐州剿總直屬部隊,不顧解放軍已經重兵壓境而離開徐州,向永城方向撤退。這是一支龐大的軍民混雜的逃亡大軍,四天只走了幾十公里。途中,蔣介石命令他們臨時改變方向去解救被圍困在雙堆集的黃維兵團。杜聿明、邱清泉、李彌、孫元良等指揮人員又不敢違背命令,就這樣又在行進中被追擊而來的解放軍華野部隊包圍起來,最后被全部殲滅。

縱觀三個殲滅戰,解放軍循著追擊-包圍-壓縮-總攻-全殲的模式;國民黨軍則循著行進-被圍-固守-突圍-被殲的模式。三個戰場,無一例外。

這樣空前的、大規模的戰役,作戰模式竟如此相似,在古今中外戰爭史上也是極為罕見的。

 

 

2、砸爛敵軍硬核桃

淮海戰役打響后,從19481128日,解放軍中野各部隊將國民黨黃維兵團包圍在雙堆集地區。當時,在小張莊駐防的是國民黨第十軍一一四師三四一團,他們采取硬核桃戰術,即利用村莊里的水溝、道路、房屋院落構筑三層堅固環形防御工事。其內有核心工事,依托房屋挖筑地堡,各個地堡間由運動交通壕溝通相連,構成集團工事。中間環村150米內構筑密集的地堡群,并以交通溝貫通,外有外圍工事,修筑了圍墻、鹿砦、鐵絲網和前伸地堡,形成層層障礙。同時配置密集火炮、輕重機槍、步槍和火焰噴射器,形成交叉火力網。這就是黃維最得意的硬核桃戰術

中野九縱八十一團在攻擊小張莊戰斗中,遭遇國民黨守軍的猛烈阻擊,多次攻擊均未奏效。縱隊司令員秦基偉親自觀察陣地后指示全團一定要想出辦法來。指戰員們群策群力,提出了近迫作業的戰術方案:先挖臥射掩體,再挖跪射掩體,然后就可以挖成立射掩體,再把一個個工事用運動溝串起來形成塹壕,壕溝寬可抬擔架,深可沒頭頂。就這樣一道道塹壕,伸向國民黨軍陣地,最近的距敵前沿也不過數十米。這樣既能保護自己,又大大縮短沖擊時間,減少在敵人密集火力網下沖擊的傷亡。同時致使國民黨軍的遠戰火力武器無法發揮作用,更有利于我炮火抵近射擊和施展飛雷炮的威力。

這個以壕對壕、近迫作業、依溝奪堡的方案,解決了平原攻堅戰的難題。

1130晚,攻擊小張莊各連利用夜間挖工事,迫近作業。到天亮時,各連都挖成了通向國民黨軍陣地的交通溝,距離國民黨軍最前沿的工事僅幾十米。121下午,我軍對小張莊開展總攻,最后的攻擊開始了。經過一天的激戰,奪取了小張莊,全殲守敵第三四一團計1200余人,繳獲迫擊炮、戰防炮、輕重機槍30余門(挺)。

小張莊戰斗,徹底擊垮了國民黨軍的硬核桃戰術。這種戰法被打破使黃維王牌兵團受到致命打擊,同時為解放軍野戰攻堅摸索出了一條新路子,取得了新的經驗。這種方法很快在全軍各縱隊普遍推廣運用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在攻打黃維兵團的戰斗中,武器裝備處于劣勢的中原野戰軍使用了一種被國民黨軍稱為新式武器的重炮。以至于在國民黨軍隊中流傳這樣的說法:解放軍使用了秘密武器,它就是可怕的特大威力炮!這種重炮就是飛雷

飛雷是解放軍工兵自制的一種武器,也被稱為炸藥拋射筒飛送炸藥,是一種威力極強的土制炸藥包。黃維苦心經營的硬核桃野戰防御工事,被這些重型的飛雷炸成一片廢墟;其密集的兵力防御更不堪天女散花的攻擊。被俘的國民黨軍官兵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土東西可比大炮厲害多了。

  所謂的飛雷就是在空汽油桶內填充發射炸藥后,把捆扎成圓盤形的炸藥包放進去,然后點燃發射藥,就能把20公斤的炸藥包拋射到150-200米以外。這種被稱為炮的武器口徑大,油桶有多粗,口徑就有多大,所以巨大口徑將足夠的炸藥包推出而產生的強烈爆炸沖擊力。在落點半徑5米之內,對于無防護的集群士兵具有絕對的殺傷力,一切碉堡、地堡、工事都會炸飛。

 

3、一封信勸降一個師

  194812月上旬,國民黨的精銳部隊黃維兵團被我華東野戰軍和中原野戰軍團團圍困于淮海戰場的雙堆集附近地區。為了盡快瓦解和消滅敵人,我軍在實施軍事打擊的同時,也對敵發起了強大的心理攻勢。

  在我軍包圍中,國民黨第八十五軍二十三師師部及兩個團被困在雙堆集以南小王莊地區。第八十五軍原系蔣之嫡系湯恩伯、王仲廉舊部,19481127,該軍第一一零師師長廖運周率部起義后,引起該軍殘部極大的震動。第二十三師在我軍連續打擊下,傷亡慘重,彈盡糧絕,官兵們饑寒交迫,全師上下人心混亂,思想動搖,處于一觸即潰的地步。

  128,敵第二十三師師長黃子華突然收到劉伯承司令員寫來的一封信。信中說:貴軍現已糧彈兩缺,內部混亂,四面受圍,身臨絕境。希望增援乎?則黃維兵團已被我追奔逐北于蚌埠以南,南京方面正忙于搬家,朝不保夕。希望突圍乎?則我軍早已布下天羅地網,連日事實證明無望。繼續抵抗乎?則不過徒作無益犧牲,必與黃百韜兵團遭同一命運耳。當此千鈞一發之際,本軍特提出如下忠告:希望你們立即命令部下,停止抵抗,切實保護武器彈藥資材,實行有組織的繳械投降。若能如此,我軍當可保證汝等及全體官兵生命安全。國民黨反動派大勢已去,貴軍覆沒命運亦鑄定,汝等又何必為蔣介石一人效忠,與人民為敵到底?語云:“識時務者為俊杰”,望三思之。時機危迫,幸早作抉擇。

  黃子華接到這封信的同一天,也接到好友原第一一零師師長廖運周的親筆信,勸他順應天意民心,早日棄暗投明。黃子華瞻前顧后,思忖再三,覺得國民黨大勢已去,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當天即拍電報給在武漢的家屬,叫他們整裝返回湖南老家,同時召集心腹共商投降事宜。10日晨,黃子華召集全師營以上軍官開會。會上黃向大家宣稱:“我不想做大家的罪人,你們各有妻子兒女,如果再打下去,眼看將有許多孤兒寡婦向我要人,所以我決定向共軍投降。過去后可受寬待,以后去留聽便,愿回家的絕不刁難……”講罷痛哭不已。

黃的投降主張得到了與會者的一致擁護。當日上午,黃子華即率殘部五千余人向我軍繳械投降。該師的投降,為我軍全殲黃維兵團創造了有利條件,同時也對被圍的國民黨軍隊產生了重大的心理壓力。

 

 

 

4、騎兵俘虜敵軍坦克

騎兵和坦克對陣,想贏真的不易。但這樣的事情,在中國的解放戰爭史上,還真就發生過。

淮海戰役的時候,華東野戰軍對被包圍在永城東北青龍集、陳官莊地區的國民黨軍杜聿明集團發起了總攻,在猛烈攻擊下,國民黨軍邱清泉李彌兩兵團處于一片混亂中。此時,被圍在陳官莊地區的國民黨軍戰車第一團的殘余部隊部署在杜聿明的前進指揮所附近。此前,這支部隊曾先后參加了支援邱李兵團援救黃百韜兵團的作戰行動,當時就有數輛坦克被擊毀,以后再從徐州外逃和被包圍在陳官莊時,又有幾輛被擊毀擊傷,到16日,包圍圈內的完整坦克還有15輛,車型均為美制M3A1。這些坦克必須打掉,要不然會給之后的戰爭帶來更多的麻煩。

敵軍總攻開始后,戰車一團一營副營長吳秀章率領著殘余的15輛坦克冒著我軍的炮火沖到總部駐地,尋找杜聿明一同突圍。杜聿明沒有找到,但從找到的剿總副官長處得到指示,決定向西南駐馬店方向突圍。突出陳官莊時,遭到了猛烈的炮擊,9輛坦克被擊中遺棄。剩余6輛搭載了被擊毀坦克的部分乘員繼續逃跑,于17日早晨推進到永城西北會亭集附近。

與此同時,華東野戰軍特種兵縱隊騎兵團第一和第三兩個大隊正在會亭集附近活動。特縱首長判斷杜聿明有可能就在坦克里,便命令騎兵團加強偵察,迅速攔截。第三大隊領受任務后立即派出了偵察分隊,不久,偵察分隊就回來報告,發現了突圍的坦克。騎兵第三大隊在大隊長王儉元和教導員劉震亞的指揮下立即出動,向夏邑方向搜索前進,在胡橋以西的關樓、胡莊地區與敵坦克遭遇。一想到活捉杜聿明,騎兵們的斗志極高,大隊戰士未等大隊指揮員下命令便立即轉入攻擊。敵人的坦克無法擺脫騎兵的追殺,有一輛掉進了溝里,車內的乘員跳車后鉆進其它坦克繼續逃跑,于是,騎兵就繳獲了敵軍一輛坦克了。

在此前的戰斗中,騎兵團第一大隊在堵截孫元良兵團的戰斗中以不過一百多騎兵成功迫降了國民黨第四十一軍一二四師師長嚴栩以下一千余人,立下了戰功,部隊開到了會亭集附近的大劉莊進行休整。早飯后,正在溜馬的戰士發現有坦克接近,立即報告大隊指揮員,一聽說有敵人的坦克接近,大隊副張尊三立即命令部隊緊急集合,在大隊長孟昭賢的指揮下向敵人沖了過去。騎兵第三大隊追尾,騎兵第一大隊攔頭,我軍的二百多名騎兵一邊猛追,一邊用各種武器向著坦克猛烈開火。遺憾的是,騎兵的武器以輕武器為主,缺少反坦克武器,雖然子彈打得坦克火星飛濺,但敵坦克仍然沒事似的繼續行進。見此情景,兩名戰士便憑著過硬的騎術飛跳到一輛坦克上,攀在坦克的炮塔上用手榴彈猛敲。這時,前面的坦克便將炮口轉向后面,用并列機槍向著炮塔上的戰士射擊,一名戰士成功跳車脫險,另一名戰士則中彈當場犧牲。

敵坦克擺脫了我軍的攻擊后繼續西進,我軍的兩個騎兵大隊在后面緊追不舍,不久,一條小河擋住了坦克的去路,敵坦克只好由西南轉向西方行進,隨后,又一輛坦克駛入了泥塘,無法自拔,軍的幾名騎兵借此機會從馬背上跳上敵坦克,這幾位戰士在坦克上大顯威風,拔天線,敲潛望鏡,敵坦克乘員轉動炮塔把這幾名戰士甩了下來,但因無法逃走,只得棄車投降,成為第二輛被繳獲的坦克。

在此前的戰斗中,敵方坦克手并沒有把我軍的騎兵放在眼里,只是試圖依靠坦克的高速擺脫我軍,現在看到無法擺脫我軍,便停下車來,掉轉炮塔,用機槍和37毫米坦克炮向我軍騎兵射擊。騎兵立即紛紛下馬占領附近的溝坎和墳包架起機槍猛烈還擊,手榴彈也一顆又一顆向著坦克投去,在會亭集西南的謝寨附近,展開了一場坦克與騎兵的激烈對射。坦克的火力很猛,我軍第一大隊大隊副張尊三以下多人傷亡,尤其是敵人的37毫米坦克炮,將我軍的機槍陣地一個個擊毀,機槍射手大都犧牲。而敵坦克在我軍的密集火網下車體雖未被破壞,但是無線電天線、潛望鏡均被打壞,也無法繼續戰斗。

一場激戰過后,剩下的敵軍4輛坦克繼續西逃,我軍也認識到一方面騎兵的血肉之軀無法正面與坦克對抗,另一方面,坦克雖然裝甲厚,火力猛,終歸車內的乘員也是人,也需要吃飯、喝水、換氣;加上雪后的田野到處泥濘,一不小心坦克就會陷入泥塘,只要緊追不舍,就會有機會。騎兵們吸取了此前戰斗的教訓,對坦克不即不離,也不輕易開火,但也決不允許坦克乘員離車。再加上從陳官莊突圍時,每輛車都處于超載狀態,6輛坦克總計裝了43人,現在還要加上被繳獲的第一輛坦克的乘員,每一輛坦克都擠得滿滿的,由于無法開艙蓋換氣,有的人憋的都快暈倒了。

追到永城西北的小常莊,敵坦克副營長吳秀章見實在無法支持,只得停車投降,另一輛坦克也步了吳副營長的后塵,我軍又俘獲了兩輛坦克。

最后兩輛坦克繼續西逃,騎兵留下部分人員看守繳獲的坦克,其余人馬繼續西追。這場騎兵與坦克的較量到此時已經持續了一整天,行程超過一百華里,連累帶餓,戰馬也有些跑不動了。騎兵們咬緊牙關繼續追擊。追擊到亳縣東北的楊莊,又一輛坦克陷進溝里,連人帶車成為俘虜。最后一輛坦克繼續西逃,一直開到了亳縣以北的蘆家廟附近燃料用盡不得不放棄。騎兵們見坦克停車,立即在一名區隊長的指揮下分散包圍了坦克,然后又連夜搜剿,俘獲了9名乘員。

 

 

 

 

 

 

5、敵軍兩部自相殘殺

194812月,在淮海戰役中被解放軍打得大敗的杜聿明,帶領從徐州潰逃的國民黨剿總司令部人員到達了安徽省蕭縣的孟集村,決定和隨總部撤退的邱清泉的司令部人員一起就地宿營。由于村莊較小,房屋不多,就命令兩個司令部以外的部隊在村外露營。

杜聿明部下負責保衛的剿總司令部第二處處長李劍虹帶人對全村進行了嚴密搜查。不久,李劍虹得到報告說,村里的老百姓已經跑光了。但時隔不久,又有偵察兵來報告說,發現村邊不遠處有幾個人,攜帶著槍支和手榴彈,像是共產黨的民兵。這一下讓李劍虹和其他人都緊張起來,他們認為這些民兵可能是解放軍安排的襲擊他們的狙擊手。于是,杜聿明命令加強戒備,晚上都不許睡覺。

到了半夜,村外突然響起了槍聲。杜聿明急忙起身,詢問槍是誰打的。這時,杜聿明的侄孫、特務營營長杜寶惠進屋報告:有人發現共軍到了,有沖進村里的可能。杜聿明趕緊一邊命令警衛部隊加強火力抵抗,一邊打電話呼喚邱清泉派兵參戰。邱清泉接到命令后,馬上命令其在村外露營的部隊火速向村內增援。但這股人馬走到村外時,突然遭到了來自村里的密集火力的打擊。邱清泉的部隊以為村里已經被解放軍占領,杜聿明性命危在旦夕,于是立刻還擊,機關槍、沖鋒槍叫個不停。而村里杜聿明的警衛部隊此時正在對著村外打槍的方向射擊,聽到背后槍聲大作,邱清泉的部隊認為是從背后包抄的另一支解放軍部隊,于是調轉槍口,猛烈開火。就這樣,兩方交火一直打到天亮,雙方死傷慘重。天亮后,才看清對方原來是自己人,附近一個解放軍也沒有。

杜聿明得知此事后大為惱火,下令徹查首先發現共軍進村的人。調查后發現,傳播假情報的是他自己的電話兵。原來是部隊宿營后,杜聿明司令部的兩個電話兵去檢查線路,因為是夜間,可見度極差,一個電話兵就喊:來了?另一個回答:來了,來了。而離他們不遠、擔任警戒的哨兵因為害怕解放軍發動夜襲而高度緊張,突然聽到有人喊來了,來了的喊聲,就認為是襲擊總部的解放軍來了,一面開槍,一面向杜寶惠報告解放軍來了,于是引發了這場激烈的自相殘殺。

 

 

 

6、香煙暴露敵軍司令

    活捉杜聿明是非常偶然的,我們沒有特意去抓他,當時也沒有抓捕他的命令。對于當時的情況,時任華東野戰軍四縱十一師政治部主任陳茂輝還記得非常清楚。

 

撞上門來的杜聿明

  那是1949110日,淮海戰役的最后一天,在華東野戰軍四縱十一師衛生所附近的山芋田中,出現了十幾個人影,鬼鬼祟祟。見到一個老百姓過來,其中一人便走上前問:“老鄉,附近有解放軍么?”“這方圓百里之內都是解放軍。那人一聽連忙從口袋中掏出一枚金戒指,往老鄉手中一塞,說:“你拿著吧,不要告訴別人。這位老鄉又驚又疑,便報告給衛生所。

  衛生所派出2名通信員問話,因為他們自稱是第十一師押送俘虜的人,但是答不出師長的姓名,便將他們全部扣押。通過詢問,這十幾個人中,一個自稱是中央日報社記者,一個說是汽車司機,一個穿著普通士兵服裝的高個兒,自稱是軍需處長。其余都是當兵的,穿著與普通士兵不同的美式軍裝,拿著美式軍械。

  陳茂輝聽說了這個情況,便命令把軍需處長、中央日報社記者和汽車司機帶到他這邊來。

 

駱駝牌香煙露馬腳

捉住杜聿明不費一槍一彈,但是識別他的身份,我們卻頗費了一番周折。陳茂輝笑呵呵地說,特別是他的那件像補給站一樣的大衣,我至今都難以忘記。陳茂輝回憶,當這3個人被帶到他辦公的屋子時,就命他們坐下,并遞給軍需處長一支解放區的飛馬牌香煙。沒想到那個軍需處長沒有吸,反而從大衣里掏出美國的駱駝牌香煙吸了起來。這個細節引起陳茂輝的注意,聯想到有記者還有那么多隨員跟著,而且這些隨員都穿著美式軍裝,拿著沖鋒槍、卡賓槍,他當時就估計,抓到一條大魚了,至少是軍一級以上的官,決不會是什么軍需處長。詢問中,軍需處長自稱叫高文明,在第十三兵團,于是陳茂輝就讓他把第十三兵團所有處長的名字寫下來。但當高軍需從大衣口袋里掏鋼筆時,一伸手,就露出了潔白的手臂,手腕上還戴著一個高級游泳表;掏了半天,掏出的是一包美國香煙;再掏,又一包香煙;再掏,掏出的是一包牛肉干;再掏,又一包牛肉干。最后,才掏出一支派克金筆,可是只寫了高文明三個字后就寫不下去了。

  就在高軍需高文明三個字在紙上描來描去的時候,那個自稱中央日報社的記者有點坐不住了,就上前要替他寫。陳茂輝見狀,大喝一聲:“你下去,這里沒你的事!

  高文明至此之后就不說話了,但他的嘴巴一個上午就沒有停過,不是抽煙就是吃牛肉干。中午時分,草草地吃了幾口飯后,他提出要休息一下,陳茂輝便將他安排在村口一間四周無墻的磨坊中。

 

“砸破腦袋”也蒙不過關

  當日黃昏時分,在村子廣場的俘虜中,傳遞著一個驚人的消息:總司令死了!陳茂輝說,他當時覺得奇怪,這個總司令是誰呢?然后馬上聯想到那個關在磨房中的高文明,于是立即派人去檢查。原來那位高文明趁哨位離開時,用一塊小碎磚砸破自己的腦袋,弄得滿臉是血,躺在地上裝死。

  要自殺,大的磚塊、石塊有的是,他卻用一塊小碎磚,只把額頭上敲破一塊皮,把血涂得滿臉都是,顯然他是想讓我們把他送到醫院,以便蒙混過關。陳茂輝說起當時的想法。

  弄清了這個情況,陳茂輝一面命人把高文明送往衛生所,一面把那個中央日報社記者帶來。

  高文明是什么人?你自己是什么人?你立即交代,如果你堅決反動,不肯坦白,馬上就槍斃了你!陳茂輝有些聲色俱厲。

  記者馬上跪下說:“我交代!我交代!他是杜聿明……杜長官,小的是他的隨從副官!長官饒命啊……”聽到這個消息,陳茂輝一陣狂喜,馬上從四縱聯絡部拿來了杜聿明的照片,并到衛生所再去看這位所謂的高文明

  你叫什么名字?陳茂輝笑嘻嘻地問。

  你已經知道了,何必再問呢?”“高文明有些垂頭喪氣。

陳茂輝對比了一下照片,除了八字胡剃掉了和頭上的紗布外,這位高軍需和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樣。而在照片的背后,我方清清楚楚地寫著:“國民黨中央委員,徐州剿總副總司令,戰爭罪犯杜聿明。

 

 

 

 

7、攻心為上瓦解敵軍

   194812月淮海戰役進入最后階段。

  此時,華東野戰軍已把杜聿明集團三個兵團鐵桶似的圍在了以青龍集、陳官莊、李石林為中心的狹小區域內。

  杜聿明集團從徐州逃跑時,規定每人帶7天干糧,卻在陳官莊地區被華東野戰軍圍困了近40天,斷糧斷炊,于是便搶老百姓的小麥、雜豆、山芋。到后來,把拖大炮的騾馬都殺掉煮了吃,最后,只得到田野里挖麥苗、毛草根,扒凍壞的紅薯,撿拾干紅芋葉充饑。

老天也和他們作對,194812月中下旬以后,北風刺骨,大雪飛舞,天氣出奇得寒冷。蔣介石雖然每天派飛機空投食品,但對于幾十萬大軍來說卻是杯水車薪,無濟于事。為了搶食空投的大米、饅頭、餅干,國民黨軍打架,甚至動刀動槍自相殘殺的事也不斷發生。有個連隊只發了14個饅頭,連長、排長多吃一口,到了當兵的手中,每人只有大拇指那么一丁點兒。由于缺乏吃的,又大多在曠野里露營,許多士兵都凍餓而死。他們臉色發黑,身軀僵硬,也無人過問,其狀慘不忍睹。

上兵伐謀,攻心為上。解放軍在加強軍事進攻的同時,從12月中旬起配合以政治攻勢,采用喊話、勸降、釋放俘虜、宣傳彈、宣傳牌等方式瓦解敵人斗志。

  許多勸降書、勸降信,解放軍采取多種形式散發到敵軍陣地。解放軍和國民黨軍陣地相距較近的,解放軍就用自制的鐵皮、紙筒廣播,向敵方陣地喊話:蔣軍弟兄們,解放軍已經把你們包圍得像鐵桶一樣,你們再也逃不脫了。”“希望你們再不要替蔣介石賣命了,立即停止抵抗,放下武器。”“愿意當解放軍的,我們歡迎,想回家的,發給路費……”

  解放軍開飯的時候,便敲著瓷碗和搪瓷盆向敵軍陣地上高喊:蔣軍弟兄們,開飯了,這兒有做好的豬肉粉條,雪白的饅頭,歡迎你們來吃飯。解放軍的炊事人員少,忙不過來,就發動后方的民眾幫助蒸饃、做菜。

  那時,在臨近戰場的一些村莊,幾乎家家戶戶磨面、蒸饃、做飯,民兵、民工肩擔車推,頂風冒雪,不怕敵機轟炸,不怕敵人冷炮的襲擊,將飯菜送到十多里外的解放軍陣地。他們只知道這些飯菜是送給親人子弟兵的,讓他們吃飽了好消滅敵人,哪里曉得解放軍還會派上更大的用場。看著香噴噴的飯菜,解放軍官兵寧愿自己少吃一點,也想方設法通過戰壕、交通溝把飯菜送到離敵人幾十米的前沿陣地,放到戰壕上面的土坎上,讓蔣軍官兵來取。

  解放軍兵不血刃,采取攻心戰術,為國民黨軍送飯的做法既削弱了敵人的抵抗力量,又減少了我軍的傷亡,瓦解了國民黨軍的斗志。

  從19481216日到翌年15日的21天中,蔣軍就有14000余人向解放軍投誠,相當于敵軍兩個師的兵力,在數量上削弱了敵軍,為解放軍全殲當面之敵創造了條件。

 

 

8、敵軍哀嘆天要滅蔣

  天氣作為戰場環境條件的可變因素,在戰爭歷史中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縱觀國內外戰事,因氣象因素而影響戰爭結局的戰例很多,淮海戰役就是其中之一。

  在淮海戰役的三個階段中都有天氣幫助解放軍的狀況發生,以至于新中國成立后,國民黨軍的許多高級將領和普通官兵,每每說到這場戰役,都不約而同地說到這樣一個觀點:天要滅蔣,這是天意。

 

一場大霧

  在淮海戰役第一階段圍殲黃百韜的戰斗中,第七兵團被華野包圍在碾莊后,他們利用碾莊的有利地形和原有的工事固守待援,構筑了立體防御工事,形成了一方受攻、多方支援的交叉火力網。碾莊所有的深溝、道路、墻壁、地下,全部被黃百韜軍隊用密集的火炮和輕重機關槍、步槍武裝起來,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堅固堡壘。在碾莊正面僅200米寬的地方就布設了40挺重機槍。

  解放軍經過幾天的戰斗,解決掉外圍的幾個村莊,并將包圍圈不斷壓縮。在向碾莊中心推進的戰斗中,首先殲滅了戰力較弱的第一○○軍和第四十四軍。第二十五軍和第六十四軍也受到打擊,但其仍然保存較強的戰力。19481119日晚,解放軍對碾莊的黃百韜兵團部展開了總攻,黃兵團利用碾莊獨特的土圩和水壕構筑成多層的火力網,使解放軍的進攻嚴重受阻,戰斗進行得異常慘烈,經過一夜激戰,解放軍付出極大的代價僅突破了兩道水壕和圩墻。

  因為解放軍最擅長的是打夜戰,所以黃百韜認為天亮后解放軍會暫緩攻擊,以他現有的兵力是可以重新組織再奪回失去的陣地。可是,第二天碾莊地區突然天降大霧,濃霧迷蒙,朦朦朧朧的十步之內什么都看不見。黃百韜精心布置的各種火力在濃霧中既不能有效射擊,更不能互相支援,全然無法發揮作用。而解放軍卻在濃霧的掩護下發起了猛烈進攻,并在碾莊這個小村莊內,憑借著濃霧的掩護進行近距離的巷戰,將黃百韜賴以維系的工事堡壘逐個擊破,也使國民黨軍賴以阻擋解放軍的屏障和火力網失去了作用,解放軍快速推進到碾莊的核心地帶,國民黨軍上下無不哀嘆:天要滅蔣……”黃百韜見大勢已去,只帶著幾名貼身隨員,逃到了碾莊東面的大小院上第六十四軍陣地作最后抵抗,兩天后便兵敗身亡。

 

連日大雨

  在淮海戰役打響后不久,黃百韜兵團在碾莊地區被包圍,徐州戰事異常緊張。蔣介石急令集結在河南駐馬店、確山一帶的黃維第十二兵團星夜兼程,馳援徐州

  黃維兵團是一個全美式裝備的機械化部隊,下轄四個軍和一個快速縱隊,車輛輜重眾多,是國民黨軍中裝備精良的摩托化步兵部隊,也是國民黨軍的王牌部隊。在正常情況下,從駐馬店機械化前進,只需幾天的時間就可到達徐州。而此時華野攻打黃百韜兵團的戰斗進行得很不順利,如果來援的黃維兵團能夠在正常時間抵達淮海戰場,那么華野將會腹背受敵。然而,黃維兵團自118日開始東進,不久卻遇上天降大雨。由于大雨連日不斷、晝夜不停,道路泥濘不堪,機械化部隊行進異常艱難,在這種情況下黃維兵團每天只能前進幾公里,同時又遭到尾隨十二兵團東進而來的中原野戰軍第二、第六縱隊和地方武裝在沿途不斷地截擊、側擊、阻擊的襲擾,導致黃維兵團艱難行進,十天以后才到達渦陽蒙城地區的渦河一線,到此又受到中野一縱的頑強阻擊,直到1123日才到達南坪集澮河一線。然而,盼著黃維增援解圍的黃百韜兵團已在22日被華野殲滅了。

 

天降大雪

  1948124日,從徐州撤退出來的國民黨徐州剿總的第二、第十三、第十六三個兵團和直屬部隊約30萬人被解放軍包圍在了河南永城陳官莊地區。

  幾天后,孫元良兵團在突圍時被解放軍殲滅。剩下的邱清泉、李彌兩個兵團被解放軍壓縮在青龍集和陳官莊縱橫十多公里的狹小地區內,動彈不得。杜聿明部隊離開徐州時,只帶了幾天的干糧,此時糧食早已吃光,部隊供給只能靠搶掠老百姓的糧食和空投,甚至連彈藥補充也是完全依靠空投。

  然而,1219日這天突然天降大雪。被包圍的國民黨軍,原計劃在這天由空軍掩護下突圍,因突如其來的大雪這一計劃無法實施。大雪一直下到1228日,在此期間飛機無法空投,包圍圈內國民黨軍糧絕彈缺,許多國民黨官兵饑寒難忍,紛紛逃往解放軍陣地,在十多天里共有一萬多人向解放軍投降。

  南京國民黨政府和包圍圈內的杜聿明、邱清泉、李彌都盼望著天氣好轉,恢復空投,組織部隊突圍。南京政府計劃好一旦天氣好轉,便加緊空投糧彈,并由空軍配合使用化學武器突圍。國民黨軍終于熬到雪過天晴,決定16日實施突圍,然而解放軍指揮機關也已經發出16日開始對陳官莊進行總攻的命令。

萬事最巧是天公。國民黨軍的突圍時間,正好也是解放軍的總攻時間,本來是一場圍殲20多萬人的惡戰,卻只用96個小時就結束了戰斗,淮海戰役取得了最后的完勝。

 

9、小車推出來的勝利

淮海戰役是在經濟落后、交通不便的農村地區進行的。戰役規模空前,作戰時間長,戰區面積大,軍用物資的供應量和傷員的運送量都很大。淮海戰役發起之前,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就一再指示各地要充分發動群眾,做好戰役的后勤保障工作。

戰役初期,民眾支前熱情并不高。后來,戰勤部門采取了多種動員措施,調動人民群眾支前積極性。比如:以保飯碗、保衛翻身果實之名做宣傳;制定新規則,以緩解公平問題及懲戒逃亡者;搞互助生產,賠償民工支前損耗;尋找積極分子,建立支前組織。改義務運輸為給價包運,以吸引民眾為軍隊支前。

    地方各級黨組織和人民群眾,積極響應中央的號召,將一針一線、一塊銅板、一粒糧食節省下來,集中起來,送往前線,人民群眾提出了一切為了支援前線傾家蕩產,支援前方的豪邁口號。各地涌現出許多父子爭著上前線、妻子送郎去前方的動人場面。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淮海戰役期間,先后有12個縱隊在徐州東南作戰,每天需要糧食300萬斤,后來隨著戰事的推進,每天需要500萬斤之多。前線和后方的解放區人民,節衣縮食,想方設法為子弟兵籌集糧食、碾米磨面、運送糧草。

婦女們為了不讓子弟兵受凍,不分晝夜地縫制棉衣、棉被、軍鞋,甚至不顧寒冬把自己的棉衣棉被拆了給子弟兵做軍衣軍鞋。整個戰役期間,空曠的皖北平原上,一條條送糧長龍在風雪中行進,構成了一幅氣吞山河、蔚為壯觀的歷史畫卷。

華東局、華北局以及各級支前委員會或后勤司令部,原計劃在江蘇、山東、河南、安徽、河北五省組織200萬左右的民工支援前線,前方兵力與民工比例為13,而解放區人民懷著極大的熱情,積極踴躍支援前線。翻身不忘共產黨,吃水不忘挖井人傾家蕩產也要支援淮海戰役。淮海大地上,車輪滾滾,人潮如涌,有夫妻、父子、父女,甚至一家三代都投入到支前的前線。在淮海戰役中,實際投入民工543萬,擔架20.6萬副,大小車88.1萬輛,牲畜76.7萬頭,船8339只,汽車257輛,向前線運送彈藥1460萬斤,籌集糧食9.6億斤,前方實際消耗4.34億斤,向后方轉運傷員11萬余人。淮海戰役第三階段,參戰兵力與后方支前民工比例為19。這不僅有效地保障了前方物資的供應和傷員的及時轉運,而且極大地鼓舞了我軍的士氣。

    由于淮海戰役戰事變化迅速,保證交通順暢就成了后勤保障中的重要一環。雙堆集殲滅戰前,宿西縣組織民工一晝夜的時間就修好了濉溪至臨渙的一段40公里的公路,保證了大部隊及時趕到戰場。蕭縣朔里鄉幾百名民工,扛著300多塊門板,在寒風刺骨的冬夜跳進冰水里,泡了一夜的時間,修好了兩座大橋,為華野部隊追殲杜聿明集團贏得了時間。

    組織擔架隊搶運傷員,是支前工作中的一項艱巨任務。宿縣民工董萬仲,支前前一天母親去世,他毅然帶領中隊參加支前,該中隊在他的帶領下冒著生命危險,頂著敵人的炮火,共去前線戰壕1201次,搶救傷員856人,運送戰士遺體355人。

    人民群眾還和地方武裝一起破壞敵人運輸和通訊,直接參加戰斗,打擊敵人。在戰役第一階段敵第一○○軍向徐州撤退時,江淮軍區地方武裝以1個連配合偵察隊消滅敵先頭部隊1個連,使其全軍不敢西撤,后被我軍主力部隊趕上消滅。隨著戰役的勝利,許多國民黨官兵潰散逃竄,人民群眾立即積極行動起來,布下了抓捕逃兵的天羅地網。就連杜聿明,也是被宿縣張老莊農民段慶香發現后抓獲的。

前方打勝仗,人民是靠山。正是依靠人民群眾的偉大力量,我軍才有了取得最后勝利的根本保證,才造就了淮海戰役的以少勝多的奇跡。正如陳毅元帥所說的那樣:“淮海戰役的勝利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

相關新聞
標簽: [責任編輯:張彥琳]
分享到: 更多
網友評論2720人參與 0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注 冊
 
國防新聞網介紹 | 投資者關系 | 廣告服務 | 誠征英才 | 保護隱私權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意見反饋 |
國防時報 版權所有
蜀ICP備11006728 川新備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
企鹅大冒险救援彩金 福彩开奖号码 我的做号方法保证出组六必对 亿贝彩票苹果 手机看舟山体彩飞鱼 红警全能王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最大遗漏 26号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公式 加盟艺尚蓝天赚钱吗 河北快3开奖l结果 湖北福彩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 体彩浙江11选5 最近扔漂流瓶赚钱是真的吗 11选5怎么杀号更准确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