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決戰定乾坤——平津戰役回眸 2017/7/19 來源:國防時報
摘要:平津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部隊,在北平、天津、張家口地區對國民黨軍隊進行的第三個戰略性進攻戰役,也是戰略決戰的最后一個大戰役。
 

【平津戰役簡介】

平津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部隊,在北平、天津、張家口地區對國民黨軍隊進行的第三個戰略性進攻戰役,也是戰略決戰的最后一個大戰役。

在遼沈戰役結束、淮海戰役勝利發展之際,194812月上旬至1949131日,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第二、第三兵團共100萬人,聯合發動了平津戰役。當時,華北國民黨傅作義集團除有5萬余人分駐歸綏和大同外,有兵力50余萬人,位于東起北寧路的山海關、西迄平綏路的張家口的約五百多公里的狹長地帶上,并以塘沽為海上通道口。這時,傅作義所部為解放軍在東北的勝利所震懾,已成“驚弓之鳥”。傅作義根據暫守平津、保持海口、擴充實力、以觀時變的方針,不斷收縮兵力,先后放棄承德、保定、山海關、秦皇島等地,準備隨時從海上南逃或西竄綏遠。如傅作義集團撤走,人民解放軍雖可不戰而得平津,但國民黨長江防線得到加強或保存較多作戰力量,對今后作戰不利。根據中共中央的部署,東北野戰軍主力在遼沈戰役結束后不久,從19481123日起,提前結束休整,取捷徑隱蔽地揮師入關。入關的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第二、第三兵團一道,以神速動作,先用“圍而不打”或“隔而不圍”的辦法,完成對北平、天津、張家口之敵的戰略包圍和戰役分割,截斷了他們南逃西竄的通路,并調動原駐天津、塘沽的國民黨軍隊第九十二、九十四、一○五軍進到北平地區。隨后按“先打兩頭、后取中間”的順序發起攻擊。在12月下旬連克西頭的新保安、張家口。在新保安殲滅傅作義嫡系主力第三十五軍1600人,在張家口殲敵第十一兵團部和第一○五軍54000余人。

1949110,中共中央決定成立由林彪、羅榮桓、聶榮臻3人組成的平津前線總前委。當東頭的天津守敵拒絕接受和平改編后,114日,解放軍以強大兵力發起對天津的總攻,東北野戰軍集中5個縱隊22個師34萬人在劉亞樓指揮下,經過29個小時激戰,攻克了這座堅固設防和重兵守備的大城市,天津國民黨守軍10個師13萬人全部被殲,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被俘。天津解放后,塘沽守敵乘船南逃。

為了使北平這座舉世聞名的古都免遭破壞,解放軍在圍城后,派出代表同傅作義接觸。傅作義決心順應人民的意志,命令所部出城聽候改編。1949131日,傅部移動完畢,解放軍進入北平。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1、著眼全局 先傅后閻

   1948112日,遼沈戰役以我軍全勝結束。由于東北全境解放,順勢解放華北就成了中央軍委考慮的問題。

   解放華北,主要是消滅閻錫山和傅作義兩大戰略集團。軍委原設想,先取太原,消滅閻集團;爾后待東北我軍休整后,再集中華北和東北我軍奪取平津,消滅傅集團。

  從全國戰局看,國民黨軍在戰爭第三年的頭四個月喪失近百萬,兵力對比已轉入劣勢,面對這種極為不利的戰爭形勢,蔣傅是固守平津,還是實行戰略撤退,成了急需抉擇的嚴重問題。在這個問題上,蔣傅同床異夢,各有打算。

  在遼沈戰役即將結束的時候,蔣認為東北失手,華北孤危,曾考慮放棄平津,令傅率部南撤,以加強長江防線或淮海戰場;但又怕不戰而撤,政治影響不好,故舉棋不定。傅作義脫離閻錫山后,一直經營綏遠,綏遠成了他起家發展的老巢,西退綏遠,較為可行;但又怕綏遠地貧人稀,勢孤力單,難以持久;如率部南撤,又怕被蔣所吞并,故也猶豫徘徊,難以決心。傅的這種心理,早被世人察覺。1112日《大公報》刊登了法新社的一則電訊稱:“堅守乎?西撤乎?傅作義正在打算盤!”

鑒于徐蚌大戰一觸即發,蔣為了加強長江防線,應付徐蚌作戰,114日召傅到南京磋商。蔣側重于放棄平津,要傅率部撤至江南,委傅為“東南行政長官”。傅則力陳:固守華北是全局,退守江南是偏安,南撤方案非到萬不得已時不宜實施。蔣傅還判斷:華北共軍在兵力上不占優勢,東北共軍一場大戰剛結束,至少需要休整3個月至半年才能入關。因此,華北不致很快受到威脅,最后,確定了“暫守平津,控制海口,擴充實力,以觀時變”的十六字作戰方針。

暫守平津方針確定后,蔣傅矛盾并未解決。蔣主張以一部兵力守北平,以主力確保津沽,保護出海通道。傅卻“顧及張垣系通綏、包唯一要道,不欲輕易撤離”。因而,按照自己的意圖,從11月中旬開始收縮兵力,調整部署,先后放棄承德、保定、山海關、秦皇島等地,將其嫡系部署在平(北平)(張家口)之間,以保西退綏遠的通路;將蔣系部署在北平以東津塘唐地區,既可阻止東北我軍入關,又可保海上通道,形成了兼顧傅系西退、蔣系南撤的500公里沿鐵路線的“一字長蛇陣”。

  對于蔣傅特別是傅的戰略企圖,中央軍委一直密切關注。根據諜息和外國通訊社報道,117日,軍委指出:傅作義集團今后動向有三種可能:一是固守平津;二是放棄平津,蔣系南撤南京一帶,傅系西撤綏遠;三是蔣傅兩系均撤至南京一帶。并指出:若敵采取固守方針,對我有利;如敵采取撤退方針,對我利害各半,我雖不戰而得平津,但對今后作戰不利。并強調說:“我們的計劃應當放在他可能調動的一點上”。

從戰略全局看,抑留傅集團于華北地區對我最有利;一則便利東北野戰軍入關作戰;二則使蔣長江防線無法組成,加速其反動統治早日崩潰;三則華東、中原兩野戰軍也可繼續在徐、淮地區殲敵。據此,中央軍委決定緩攻太原,撤圍歸綏,確立“抑留傅作義集團于華北就地殲滅”的戰役總方針。

2、環環相扣 引君入甕

  毛澤東構想的平津戰役,首要任務是避免華北國民黨軍從海路南撤,其次避免傅作義部向西撤退,然而此時還并沒有任何共產黨部隊能在平津阻止國民黨軍可能的行動。于是毛澤東用電報指揮他的將領,展開了令人眼花繚亂、環環相扣的布局。

  解決華北國民黨軍必須出動東北野戰軍,但東野大軍一動,龐大的聲勢很可能瓦解國民黨軍低迷的士氣,導致后者提前從海路南逃。于是四野出兵在極度秘密的情況下開始。

  傅作義此前在東北入關必經之處的北寧線-山海關一帶部署了一個軍,擁有空中優勢的國民黨部隊時刻不忘從空中偵察北寧線共產黨軍隊的軍事調動。但毛澤東選擇了皇太極進軍北京的路線,他命令東野不走山海關,所有部隊從熱河省,經冷口和喜峰口入關。為了避免國民黨空軍偵察,所有部隊晝伏夜行,而在輿論方面,命令所有輿論機構強化東北野戰軍在東北地區慶功、練兵的報道。甚至在林彪、羅榮桓、劉亞樓離開東北一周后,中央軍委還指示《東北日報》登出一條林彪還在沈陽的新聞,經由新華社廣播以迷惑傅作義。

  東野南下入關后的首要任務就是迅速控制華北國民黨軍的出海口——塘沽。但百萬大軍南下,速度畢竟有限,為了避免這段時間內傅作義有任何逃跑的可能,毛澤東展開了他的連環計。

  東野南下之時,毛澤東電令華北野戰軍停止圍攻傅作義部所控制的綏遠和閻錫山部控制的太原。此舉是為避免傅作義因害怕失去綏遠這個西撤的退路而提前放棄北平。然后在194811月底,華北楊成武兵團突然包圍了連接北平和綏遠的重鎮張家口,切斷了張家口和東西兩端的聯系。

  在未知東野大軍已經開始南下的情況下,傅作義做出了錯誤的判斷,他誤以為這不過是華北野戰軍放棄包圍綏遠后的又一次局部行動。傅作義調遣最精銳王牌第三十五救援張家口,他的計劃是在東野尚未南下時,首先擊破華北野戰軍,再全力對抗東野。如此一來,傅作義嫡系主力第三十五被從北平周邊誘調向張家口一線。

  此時東北野戰軍部隊被發現出現在北平密云附近,讓傅作義大為震動。他急忙調集駐扎天津的第六十二、第九十二軍、第九十四軍3個軍調北平加強城防,并下令第三十五軍回撤北平。此時第三十五軍官兵不知道,他們已經成為毛澤東牽制傅作義,構建平津戰役作戰計劃的核心關節。

毛澤東的計劃,是以華北部隊為主力包圍張家口和第三十五軍,迫使傅作義無法舍棄自己的老部隊,下決心從海路南撤。第三十五軍是傅作義的起家之本,也是傅作義最精銳的王牌部隊。毛澤東命令華北野戰軍和進入到密云一帶的東北野戰軍先遣部隊,放棄一切其他枝節任務,迅速向第三十五軍靠攏。毛澤東確信,傅作義絕對不會棄第三十五軍而不救,抓住第三十五軍,就抓住了傅作義所有的部隊。而傅作義的援救會把北平的國民黨軍向西調動,有利于東北野戰軍主力南下切斷北平和天津的聯系。

3、圍殲王牌 首戰告捷

  1948124日,毛主席給正在北進的華野二兵團連發3封電報:希望楊羅耿能于6日夜或7日晨在下花園、新保安線抓住第三十五軍。之后,又幾次發急電給楊羅耿(楊羅耿兵團是指楊得志任司令員、羅瑞卿任政治委員、耿飚任參謀長的華北軍區第二兵團),讓部隊在新保安阻止敵人東逃。

  一時間,新保安這個塞外小鎮成了西柏坡和南京兩個統帥部注意的焦點。

  新保安,北依八寶山,南靠大洋河,東西山澗起伏,素有“鎖鑰重地”之稱,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是京衛要塞之所。發生在194812月的新保安戰役,是平津戰役第一仗,這場戰斗的勝利保護了古都北平的完整,使中華民族的文化遺產和重要的名勝古跡免受戰爭的破壞,對整個平津戰役來說具有非常重大的戰略意義。

  12月的新保安,進入零下30多度的嚴寒冬季,滴水成冰。

  5日,當東北野戰軍迅速出現在密云時,國民黨第三十五軍軍長郭景云接到傅作義火速將第三十五軍撤到北平的命令,并要暫三軍、第十六軍從懷來延慶向西接應。

  127日晨,國民黨第三十五軍從張家口出發,經宣化、下花園,下午2時到達了新保安。第三十五軍經我華北野戰軍沿途圍追堵截,士氣低落,疲憊不堪。郭景云已覺察到我軍防線堅固,而新保安又是一座空城,為了保存實力,他從京張公路南下,折入新保安方向。400多輛美式卡車、20多輛從張家口掠來的“豐田”“吉斯”商車從東門駛入。郭景云的藍灰色“雪福來”轎車夾在卡車中間。郭怕被我軍襲擊,后又改乘摩托車進城。車隊進入新保安城后,卡車停放在城內西南角舊文廟廣場等幾個較大廣場,商車則停放在東南角牌坊巷、魁星樓一帶。

  7日深夜,我支援部隊趕到平張線,與第十二旅會師,敵我兵力對比大變,第三十五軍無路可逃,只能在龜縮在新保安城內。包圍在城外的我軍在等待著最后攻擊命令的到來。

  在總攻前,我軍經過十多天的外圍爭奪戰,相繼占領了城外火車站、東關等主要陣地,并且南邊接近頭道大渠,包圍圈越來越小,并對敵第三十五軍采取“圍而不打”的策略。

  整個新保安城內,處處籠罩著決戰前的緊張氣氛。

  1220日,解放軍對北平、天津等地的包圍部署提前五天完成,一道命令飛來:可以對新保安實行進攻了。22日,隨著白晝的來臨,第三十五軍的陣地完全裸露在我軍的炮口之下。總攻就要開始了。

  710分,我軍下達了總攻命令。三顆紅色信號彈,劃破新保安上空。霎時,156門大炮向新保安東關一齊射來,炮彈像雨點般落在方圓約100米左右的第三十五軍防守陣地上。炮彈在城墻上爆炸,震撼著冰封的大地。經過整整一個小時的炮擊,新保安城墻上的國軍堡壘被摧毀,火力點被粉碎,12米高的新保安城墻被轟開了一個缺口。

  新保安城墻,寬6米,高約10米,敵人布置了嚴密的火力,城墻上下挖了許多明暗火力點。城墻外又全是開闊地,我進攻部隊完全暴露在敵人火力之下。華北野戰軍楊羅耿兵團八縱隊二十三旅六十八團挑選36人,組織了12個組的大爆破隊,每人一個25公斤的炸藥包,在火力掩護下炸開城墻。

  9時許,我軍在東南面從炮火轟開的缺口和用爆破炸開了的東門攻入城內。攻城部隊向城中心推進。敵不斷抵抗,槍炮聲響成一片。后續炮兵部隊隨即便向城內延伸射擊。落在城內的炮彈,摧毀了第三十五軍的街壘。天寒地凍之中,戰火彌漫,巷戰正酣。

  此后的幾個小時里,雙方巷戰越來越激烈。第三十五軍的指揮、防御核心,位于鐘鼓樓。攻城的解放軍已經占領多處城區開始向核心區逼近,第三十五軍不斷施行反沖擊。下午4時,我軍各路進攻部隊攻到了郭景云的第三十五軍軍部。

經過10小時的戰斗,新保安城的軍事堡壘被摧毀,傅作義的王牌軍第三十五軍被全殲,攻堅戰結束。

  新保安戰役首戰告捷,拉開了整個平津戰役的序幕。

 

4、攻城作戰 干凈利落

  19491月,劉亞樓擔任平津前線司令部參謀長兼天津前線總指揮,指揮天津攻堅戰役,短短29個小時,就將天津收入囊中。

對于平津戰役的津、塘方向,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軍委原計劃先攻塘沽,后打天津。后經劉亞樓調查,塘沽東面靠海,其他三面為水渠、鹽池,不能對敵形成包圍,也不便大部隊展開。而且北平、天津國民黨軍有突圍的危險,他建議以少數兵力監視塘沽,集中兵力先打天津。毛澤東批準了這一建議。

國民黨傅作義集團的陳長捷率13萬人防守天津。陳動用10多萬民工環城開挖寬10米、深3米的護城河,每天派人穿河砸冰。有這些防御工事為后盾,陳長捷十分自信,妄圖“創造戰史的奇跡”。為盡快促成傅作義放下武器,毛澤東和中央軍委命令東北野戰軍3天內攻下天津。天津戰役總前委書記林彪限定48小時。 劉亞樓表態出人意料:“30個小時內保證把陳長捷吹噓的‘天津大堡壘’打個稀巴爛!”

從雙方的兵力對比上看,國民黨守城部隊有13萬人,而且大部分是從東北戰場上撤退下來的部隊,戰斗力不強。而東北野戰軍集中了5個縱隊22個師共計34萬人,還擁有坦克、裝甲車、重炮等重型武器裝備,戰斗力有了很大提升。

從雙方的精神狀況上看,國民黨守城部隊普遍情緒低落,特別是從東北戰場上撤退的那些部隊,對東北野戰軍怕得要命。而東北野戰軍剛剛打完了遼沈戰役,對于參加天津戰役情緒很高,都踴躍參戰。

這似乎就決定了天津戰役的結局。

劉亞樓在14日的高級將領會議上,定下作戰方針:“東西對進,攔腰斬斷,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圍殲,先 吃肉后啃骨頭。”113日,兵臨天津城下。

此前,劉亞樓敦促陳長捷率部放下武器。陳長捷派天津市參議會4名議員出城,聲言與解放軍和談。劉亞樓一看即知敵軍企圖借機探聽虛實,拖延時間。他將計就計,故意在城北接見敵人談判代表,造成我軍攻城指揮部設在城北的假象。

陳長捷無意放下武器,談判無果而終。劉亞樓為加深敵人的錯覺,說:“咱們再加加溫,從城北放它幾炮,讓陳長捷堅信我們從城北進攻。”劉亞樓聲東擊西的計策迷惑了對手。陳長捷把主力第一五一師從城中心調往城北,加強了城北的兵力。

不過,在天津戰役正式打響前,發生了一個插曲,差點讓天津戰役提前夭折。

劉亞樓指揮作戰有一個特點,就是必須親自到前線察看、熟悉敵情。113日,即總攻開始的頭一天晚上,劉亞樓帶領幾個警衛趁著夜色來到陣地前沿察看敵情。由于他們走得太靠前,竟進入國民黨部隊防區。正好一隊國民黨巡邏隊走過來,發現了他們。

國民黨巡邏隊用手電筒掃到了他們后,喝問:“什么人?”

劉亞樓鎮定地回答:“自己人!”

就這樣,把這隊巡邏隊唬弄過去了。劉亞樓等人趕緊往回撤。回去后,劉亞樓哈哈大笑,說:“在總攻沒開始,把主帥給抓到,那不是天大的笑話?”

11410時,劉亞樓一聲令下,總攻開始。在炮兵和坦克的掩護下,主攻部隊以排山倒海之勢沖向天津城垣。總攻發起后僅十幾分鐘,突擊部隊就打開了突破口,迅速在東西南三面九個地段突破城防,敵人的整個防御體系被打亂,陷入極度慌亂之中。

1510時,戰役進行到剛剛24小時之際,天津警備司令部被我軍攻克,陳長捷等7名國民黨將領成為俘虜。當日下午3時,據守天津城北部、敵軍戰斗力最強的第一五一師,在我軍重重包圍之下,宣布投降。

至此,天津戰役勝利結束,歷時29個小時。守敵13萬人全部被殲。天津戰役創造了“天津方式”,成為我軍歷史上最為干凈、利落、精確的城市攻堅戰。

5、高官之女 智搞情報

    平津戰役打響后,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動一系列攻勢,殲滅了大量的敵軍,并對天津之敵形成重兵包圍之勢。這一系列的殲滅戰,不僅使北平的傅作義失去了第十一兵團、第三十五軍等嫡系基本力量,無法西逃綏遠。同時也使綏遠的董其武兵團,處于孤立無援的困境,而且東邊的海路也被人民解放軍切斷,北平實際上成了一座孤城。但北平城內還居住著200萬人民以及大量的珍貴文物,無論是從哪個方面考慮,和平解放北平將是最佳方案。中共中央立即實施了一系列的措施來促使北平的和平解放。

1948年初,中共華北中央局城工部長兼敵工部長劉仁指示地下黨:要大膽地通過各種關系去影響傅作義的親信,直接做他們的策反工作。根據這一決策性指示,北平地下黨迅即行動起來。他們先后聯系了曾廷毅、劉厚同、杜任之、傅冬菊、李騰九、鄧寶珊等與傅作義關系密切的人,進行策反傅作義的工作。地下黨多方出動,從各方面向傅作義進行滲透,以爭取傅作義走和平道路。后又特別找來了傅作義的女兒,即是中共地下黨員的傅冬菊去做策反工作。傅冬菊1941年在重慶加入中共領導的進步青年組織號角社,是地下黨的積極分子。

    傅冬菊回北平后,見父親對共產黨的政策并不是很抵觸,她便單刀直入,按照上級給的指示,直接勸說傅作義和中共和談。她說:“是共產黨讓我給你傳話,不要再打了,再打人民受苦,京城也要毀于戰火。”

    在這個時期,傅作義身邊的親信、朋友、老師,都勸說他走和平道路,傅作義也逐漸產生了和談的想法。這時,中共地下黨組織已經決定以李炳泉做雙方聯絡員。于是傅冬菊的任務就轉為觀察父親的一舉一動,并伺機獲取情報。

    傅作義臥室里面有個保險柜,里面裝得都是重要的機密文件。傅作義將軍的上衣有個口袋,他這鑰匙就放在口袋里,從不離身,到了晚上鑰匙就被放在枕頭下邊。

    怎樣才能拿到鑰匙呢?傅冬菊想到了她同父異母5歲的弟弟,她用巧克力做誘餌,哄弟弟去父親那里拿保險柜的鑰匙。

    等傅作義回來后,弟弟就按照傅冬菊的吩咐,爬到傅作義的身上,要他爸爸講故事。傅作義一點防備心理也沒有,傅冬菊的弟弟就悄悄把保險柜的鑰匙拿出來。后來她的弟弟就溜下來,將鑰匙交給傅冬菊,而傅作義本人則根本不知道。

趁傅作義出去開會的時候,傅冬菊悄悄把情報復制下來,然后通過地下黨送到城工部。平津戰役打響后,戰事的失敗和和談的失利,使得傅作義猶豫不決、焦躁不安。傅冬菊將傅作義的表現,都通過地下黨報告給了前線司令部。

由于對傅作義的動態了解的準確和及時,中央在組織和平解放北平的工作中,將軍事進攻與政治爭取密切配合起來,掌握了用和談的方式解決北平問題的主動權。

雖然傅作義決心和談,但他還在猶豫觀望,心存僥幸,對自己的實力也估計過高,與共產黨討價還價,不愿放下武器。19481222日,人民解放軍楊得志兵團攻克新保安,殲滅傅作義王牌軍第三十五軍,隨后解放張家口。人民解放軍切斷了傅作義的西逃之路,殲滅了他的王牌軍,這樣傅作義賴以討價的資本沒有了。隨后,中央軍委布置進攻天津,繼續施加壓力,斷掉傅作義最后的幻想。人民解放軍僅用29個小時就解放了天津,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也做了俘虜。

傅作義坐困孤城,終日里深思苦慮,憂心如焚,常常徹夜不眠。幕僚們也和他談及了與共產黨講和的問題。“和談是革命。絕不等于投降,我們應該講革命道德,不應講封建道德”。傅作義還邀請了在北平的一些學者名流,征詢對時局的看法,結果徐悲鴻、馬衡、葉淺予等爭相陳言,熱切希望他以北平200萬人民的生命安全和保護古都珍貴文物為重,盡量爭取早日和平解決北平的問題。在人民解放軍的軍事打擊和北平地下黨策反的雙重作用下,傅作義將軍終于作出了選擇——與中共開和談之門。

6、三次和談 北平解放

    1949年1月31,人民解放軍進入北平城,與傅作義的部隊換防交接。北平城從此永離戰火,和平解放。

  率部52萬的傅作義終于“決定服從人民”,緣于兵臨城下和幕后的數次往返。從19481214日人民解放軍完成對北平的包圍,到1949122日和平解放協議公布,中共中央運籌帷幄,指揮平津前線司令部三次與傅作義進行談判,最終贏得了北平的和平解放,讓千年古都免遭戰火。

    1949115日,當解放軍攻克天津之時,北平孤城已足足被圍了一個月,不但效區為解放軍所掌握,連水電都為解放軍所控制,實已守且不能,遑論再戰?眼下擺在傅作義面前的只有選擇和平談判這一條道路了。

    然而,和談并非順風順水,先后進行了三次:

    第一次談判是在194812月中旬。當時平津戰役已經打響,北平正在被軍事包圍。傅作義派崔載之為代表同李炳泉(中共地下黨員)一起,帶電臺和報務員、譯電員到三河縣平津前線司令部所在地,與東北野戰軍參謀長劉亞樓進行了談判。遺憾的是,對于和談的底線,傅作義仍停留在建立華北聯合政府的層面。就在雙方正式和談的1219日清晨,毛澤東給東野總部的電報中明確了與傅作義談判的基本方針,即徹底解除國民黨軍的武裝,談判只是達到殲滅他們的一種手段。傅作義的幻想實在與毛澤東的方針相差太遠。對共產黨的和談要求,他用拒絕回答來表達否定,第一次和談中止。雙方這次談判實際上是一次試探性的正式接觸,中共中央分析,“如果傅有誠意談判,他還會有代表出來的。”

    果如中共中央所料,時隔半月,傅作義第二次派出了談判代表——華北“剿總”少將民事處處長周北峰。周北峰是傅的同鄉,曾受傅之托到延安與中共中央商談合作問題,此后多次代表傅與中共進行接觸。同行的是燕京大學教授、民主人士張東蓀,由于受到雙方的信任,他作為和談的第三方代表負責居中調停。

  兩次談判期間,華北戰場局勢發生了巨大變化。當時傅部主力第三十五軍被殲,平津戰役勝負大局已定。談判中,根據中央軍委指示,中共方面提出,在所有的軍隊一律解放軍化,所有的傅部所轄的地區一律解放區化的條件下,對傅部起義人員一律不咎既往,所俘傅部人員一律釋放,傅的總部及高級干部人員一律予以適當安排。對此傅方代表十分滿意,并且提出了軍隊改編的方案,即傅方軍隊調出平津兩城,遵照人民解放軍命令開赴指定地點,用整編方式,根據人民解放軍的制度改編為人民解放軍。這次談判取得了很大進展,雙方草簽了一個書面的會談紀要,并約定114日為傅方答復的最后期限。

    雖然第二次談判取得了很大進展,但傅作義還在猶豫不決。114日是傅作義作出答復的最后期限,他派出全權代表鄧寶珊協同周北峰出城,與林彪、聶榮臻、羅榮桓進行正式談判。鄧寶珊是華北“剿總”的副總司令,深受傅的信任,而且曾幾次到過延安,同黨中央的領導同志有過一些接觸。

  14日下午,鄧寶珊等到達談判地點——通縣城西的五里橋。而解放軍在同一天開始強攻天津,敲山震虎。這次談判進展很快,16日,雙方達成了初步協議;19日,雙方簽署了《關于北平和平解決問題的協議書》。

  121日,傅作義在華北“剿總”機關及軍以上人員會議上,宣布了北平城內國民黨守軍接受和平改編,發出了《關于全部守城部隊開出城外聽候改編的通告》。22日,傅作義在《協議書》上簽字,并發表廣播講話。同時,城內國民黨守軍開始移到城外指定地點聽候改編,到31日全部移動完畢。

    131日,人民解放軍入城接管防務,至此,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北平的和平解放是震動中外的偉大歷史事件。它勝利結束了平津戰役,達到了殲滅和改編華北國民黨軍52萬多人的預期目的,解放了華北地區;它創造的解放國民黨軍隊的“北平方式”成為后來解放湖南、四川、新疆、云南的范例;它使馳名世界的文化古都免于戰火完整地保存下來,為新中國的定都奠定了基礎。

7、明暗之間 人心分明

北平和平解放的過程并非如想象般風平浪靜,在解放軍進城前夕,1948年的歲末,北平城曾斷電斷水長達11天。漫長的黑暗,籠罩著黎明來臨前的古城。這個時候,恰恰是城外的共產黨軍隊,為城內的百姓送來了急需的電能。時任天津《大公報》駐北平辦事處主任的徐盈,在自己的日記中記載下了這由黑暗走向光明的11天,就在這一明一暗之間,人心的向背也漸漸變得分明……

徐盈在日記中這樣寫道:自從19481213日西郊響起隆隆的炮聲,北平就披上了武裝,傅作義宣布倚城野戰開始,“剿總”的發言人說:“既然為了守城,城內的同胞自不免在生活上、精神上感受若干痛苦,這是中國苦難命運的遭受,誠非得以,我們愿盡力在生活上加以協助。”

  從前門到后門,從東城到西城,到處都是撤退下來的隊伍,朝陽門和西直門首先堆起了沙袋,工兵們開始筑起了工事。北海、太廟、景山都駐進了兵。

  1214日,“轟隆隆”的飛機聲在北平上空不斷響起,飛機卻只是不停地兜圈子,找不到地方降落。等飛機的人都自以為是來接自己的,徐盈聽到大家都在說,北大的校長胡適被美國經濟合作總署署長霍夫曼接到南京組閣去了。

1215日,這一天北平出了難得的太陽,特別溫暖。而幾十年來一直熙熙攘攘的北平車站,從1214日的一張布告驅散了準備搭車的萬余旅客后,再沒有行駛過一列旅客列車。城內外的交通完全斷絕。

北平停電了!

  停電對于北平這座初具現代功能的城市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白天還能勉強生活,到了晚上,8點以后全城就開始宵禁,北平的市民只得恢復了晚起早睡的原始生活。為了治安,入夜后,市政府要求每家在門口懸掛一盞紅燈。可是隨著西北風的到來,全城沒幾盞燈能保持不滅,北平一片黯淡。

  夜靜更深,寂靜得連一片樹葉掉落的聲音都分外分明,因為停電而停在半途中的電車擠作一團,也仿佛向這座城市表達著無聲的抗議。

  圍城和停電、停水帶來的一系列影響是巨大的:從15日上午10時起,北平城里就斷了電,電車沒法行駛,這導致了2000多人的失業。華北最大的鋼鐵公司石景山鋼鐵廠15日上午只好封了爐。自來水沒有電也不能供水,占城區總戶數近1/3的自來水用戶不得不到處找井排隊打水,增加了許多為搶水而起的爭斗。挑水的水夫也活躍起來,但水價貴到了每挑2元。由于喝水成了問題,當時北平城內流傳著“唐山樂死,天津餓死,北平渴死”的順口溜。煤油價格自每斤6元瘋狂地漲至每斤36元,苦了窮人。白菜從每斤1元漲到了3元半,菠菜到了81斤;咸魚、干貨尤其昂貴,1枚銀元已經可以兌換70金圓券,面粉甚至漲到了6501!面對此情此景,徐盈不免感嘆:這真是一個沒有后方的戰爭。

  電究竟何時來還是個未知數,平津之間的有線電話也中斷了,軍事通訊只有靠無線電話來聯絡,平津唐被徹底隔離了。

  1215日這天,解放軍第四十二軍的8名戰士趁發電廠國民黨守軍換防的空隙,沖進石景山發電廠,搶占煤粉爐五層大樓的制高點,與圍攻發電廠的國民黨軍隊展開激戰。剛剛于1214日成立的發電廠護廠委員會為保護機器和工人的安全,下令停止三、四、六號發電機的運行。

  國民黨軍隊始終無法攻占解放軍戰士固守的大樓,打來電話威脅,聲稱要在廠房對面山坡上架炮轟擊電廠。

  護廠委員會則斥責說:如果炮轟廠房,機器遭到破壞,北平將陷入永久黑暗,后果由軍方負責!

  國民黨軍隊不敢擔負破壞供電的責任,打消了炮轟的念頭。下午5時,因戰事激烈,護廠委員會被迫將最后一臺正在運行的發電機——五號機也停了。

  這就是北平大停電的緣由。

  1215日傍晚,解放軍第四十八軍(原東北野戰軍十一縱)對石景山發起攻擊。第四十八軍嚴格遵守上級關于保護工礦企業的指示,在石景山發電廠和石景山鋼鐵廠附近作戰時沒有用炮擊。1216日,第四十八軍攻下黑頭山,發電廠的國民黨軍隊見勢不妙,紛紛逃竄。下午2時,率先進入發電廠的解放軍戰士與第四十八軍匯合,石景山發電廠獲得解放。在前線部隊和發電廠護廠委員會的密切配合下,這座華北最大的發電廠完整地交到了中共手中。  

  停電停水讓城內的百姓感到了戰爭的逼近,很多人認為這是中共故意為之的,是中共的圍城手段之一。

  然而,北平城內市民的照明和飲水問題卻是城外的中共最為關心的問題。毛澤東專門發出指示:“一定要保證城里的水電供應,不能斷,城里有那么多老百姓,一定要保證供應,要圍而不打,爭取和平解放北平。”

  1219日,北平市軍管會物資接管委員會財經部企業處處長徐馳等到石景山鋼鐵廠主持工作;21日,企業處軍代表任一宇等接管發電廠。時任中共北平市委書記的彭真指示徐馳,要盡快恢復向北平城外解放了的城鎮送電。在軍管會的領導下,石景山發電廠根據上級的指示首先恢復發電,并立即恢復向解放了的北平城郊地區供電。在恢復向北平西南郊解放區供電的過程中,彭真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命令徐馳向尚未解放的北平城內送電。

  對于這個任務,徐馳很為難,他不得不請示彭真:

  “城里是國民黨統治區傅作義的地盤,我怎么向他們送電?即使我送電他們接受嗎?”

  彭真問:“你知道城里哪個部門管這個事?負責人是誰?”

  徐馳說:“是國民黨的冀北電力公司,負責人是鮑國寶。”

  彭真說:“這不就行了嗎!你通個電話直接與他聯系,告訴他你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負責企業接管的全權代表,說明我們準備給北平城里的老百姓送電,為他們帶來光明,并要他們準備好設施,接受送電。”

  彭真斬釘截鐵般的話語,打消了徐馳的種種顧慮。

  此時的鮑國寶和冀北電力公司的工程技術人員、管理人員經過護廠委員會的思想工作,已經決定堅守崗位、等待解放。取得聯系后,發電廠提出向城內送電的問題。軍代表任一宇告訴冀北電力公司說:“先決條件是:我們不給反動派用電,只給一百二十萬北平市民用電!

  鮑國寶回復石景山發電廠:“遵命辦理。”

  26日,石景山發電廠首次向北平城內送電,停在馬路中途的電車忽然轉動起來,馬路中心的路燈亮了。人們對戰爭的結束也多了些期許。

  恢復供電后,華北“剿總”又發生了轉變,28日開始,他們將石景山發電廠送來的電,只用于國民黨的軍隊、機關、無線電、廣播和維持“治安”的路燈,因為害怕市民收聽新華廣播而不給市民用電。為了消除共產黨的影響,城內國民黨軍警特務還造謠說,電是從天津送來的。

  19491月初,彭真、葉劍英針對華北“剿總”的做法,決定改變送電辦法,即上、下午各送電2小時,以便市民使用自來水,晚上則停止送電、打擊敵人。14日,彭真、葉劍英考慮到天氣嚴寒,如果停電自來水管有凍裂危險,于是決定按原來數量送電。在解放軍圍城的戰爭狀態下,由中共接管的電廠向國民黨軍隊占據的城市送電,不能不說是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跡。

  

8、我軍入城 北平沸騰

    194923日,人民解放軍舉行了解放北平的入城儀式。裝甲部隊、炮兵、坦克部隊、騎兵、步兵,一路從南面永定門入城,另一路由西北面西直門入城,會合之后向南走,由西長安街轉和平門,向西出廣安門。這浩浩蕩蕩的行列,從上午10點到下午4點鐘,前頭已經出了和平門,后頭還在向永定門擁進。

這天,從早晨起,人民就一群群一隊隊地向前門廣場擁去。9時半,羅榮桓將軍、聶榮臻將軍、葉劍英將軍等,出現在前門箭樓上。這時候,前門廣場上,人民的行列像海洋,各式各樣、紅的綠的、獵獵飄動的旗幟,就像翻騰的海浪。人們高舉著自己熱愛的領袖毛主席和朱總司令的巨像。工人、學生、職員、教授,各式各樣的人都來了。人們向前擁,向前擠。結彩的火車頭開進了東車站,載著好幾千平漢鐵路工人,從長辛店趕來。豐臺的鐵路員工也擁進了歡迎的行列。

10時,4顆照明彈升上天空,莊嚴隆重的入城式開始了,遠遠地從北面,從前門那邊,黑壓壓地一片人迎上前來,前面一面歡迎大旗迎風飄舞;從南面,人民軍隊的頭一輛帶隊的裝甲車,搖著一面紅色指揮旗,朝著歡迎的人群開過來,隨后是高懸毛主席、朱總司令肖像的四輛紅色勝利卡車,滿載著樂隊,銅管樂器金光閃閃,吹奏著雄壯的進行曲。裝甲車部隊一條線似的接在后面。在珠市口一帶,部隊與歡迎的行列相遇了,歡迎的行列在左面,部隊在右面,歡呼雷動。招手呀!呼喊呀!多少人激動得流下了眼淚。光榮呀!只有人民的軍隊才能得到這樣的光榮!

    12時,人群里起了一片歡呼聲,人民的英雄炮兵出現了,綠色道奇卡車牽引著戰防炮、高射炮、化學迫擊炮、美式榴彈炮、日本式榴彈炮、巨大的加農炮,一輛接著一輛。這里面有從遼西、從沈陽繳獲的整個美國裝備的重炮團。看啊!人民是多么喜愛自己的武器:一門巨大的榴彈炮上面,騎著一個北平的小孩子,他驕傲地高舉著手里的旗子笑著過去了。另外幾門榴彈炮被人們寫上了:“瞄準蔣介石呀!”“送給四大家族每人一顆呀!”巨型的加農炮上,一個胸前掛了獎章的英雄炮手,和一個穿綠衣服的郵政工人抱在一起。隨后駛過的另一門大炮上站著五六個女學生。箭樓上,檢閱著這一英雄行列的將軍們,莊嚴而親切地注視著每一輛炮車,注視著人民的狂歡。箭樓下,慶祝解放聯合會的擴音車,領導著唱起:“我們的隊伍來了!我們的隊伍來了!”數也數不盡的炮車,從歡呼的人們身邊奔馳過去,兩旁鑼鼓喧天,人們扭起秧歌舞來,左面是清華,右面是燕京,他們唱呀,舞呀。有的化裝做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宋美齡,在人民部隊強大威力的面前,顯出種種狼狽的丑態。這是歷史的真實反映,人民的愛與憎在這里明白地表現出來。

110分,一陣坦克轟隆隆的聲音傳了過來。第一輛坦克從遠而近,一個青年學生揮著兩只手,站在坦克的炮塔上,狂熱地喊:“萬歲!”“萬歲!”每輛坦克上飄著一面紅旗。人群里激起一片歡呼,有的歡喜得流出淚來,也忘了擦了。戴著無沿皮帽子的坦克手,從坦克塔里露出上身,向人民招手、微笑、敬禮。坦克部隊后面是摩托化警衛部隊,卡車上一色綠的鋼盔,雪亮的刺刀。

這時,一片“東方紅、太陽升……”歌聲響徹天際。遠遠好像一片麥浪波動,近來一看原來是戴著皮帽子的人民騎兵來到了。的噠的噠的馬蹄踏著柏油馬路,那樣整齊雄壯,騎兵們手上的馬刀閃著寒光。騎兵后面就是英雄的步兵。這時,作為前導的軍樂隊一出現,人民的歡騰達到頂點的時候到了。英雄的部隊一支從永定門進城,一支從西直門進城,一個是被敵人稱做暴風雨式的軍隊,一個是塔山英雄部隊。在1946年冬季,那天空似乎還黑暗的時代,他們在長白山下四保臨江,并肩作戰。這兩支英雄部隊從艱難到勝利,在這里得到人民的熱愛、狂愛,戰士們在千萬只熱愛的眼光下前進。一個胸前掛著6個獎章的戰斗英雄,被人們熱烈地圍著、拉著。一個女學生跑上去摸摸那個光榮的毛澤東獎章。這時,歡呼的人們已經站了整整一天,忘記了寒冷,忘記了饑餓,依戀地舍不得這些英雄。

ss    將近下午5時的時候,夕陽照進了廣安門,在高大的城門前,無數人群歡送鋼鐵機械部隊。在駛行一整日的戰車上、坦克上,飄閃著無數的小紅旗,戰士們手上還捧著人民獻給他們的一束束鮮花。這時雖然暮色蒼茫,可是整個北平還到處充滿愉快的歡聲。北平真正沸騰了。(作者:劉白羽)

相關新聞
標簽: [責任編輯:張彥琳]
分享到: 更多
網友評論2706人參與 0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注 冊
 
國防新聞網介紹 | 投資者關系 | 廣告服務 | 誠征英才 | 保護隱私權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意見反饋 |
國防時報 版權所有
蜀ICP備11006728 川新備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
企鹅大冒险救援彩金 福建快3三统计表 快乐12每日必出4码组合 街机捕鱼ipad 福建31选7今晚开奖 广东26选5计划群 下载沈阳娱网棋牌 慈善网六肖 田广双色球预测专家 山东11选5开奖最大遗漏表 福利26选5开奖结果今天 麻将技巧规则 北京pk走势图带连线 球探网足球即时此分 买马资料白小姐 快乐十分技巧推荐 残疾人飞镖比赛视频